真崎航獨家專訪 早年竟被師破處
  關於真崎航,你一定不會感到陌生。在中國大陸,臺灣與韓國,真崎航有大量熱情的粉絲,人氣超高。不過,儘管“真崎航”這個名字如雷貫耳: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島國男優,他有自己的新浪微博,還有傳說中的中國男友,他的影片或許就藏在你電腦硬碟最隱秘的角落;但是除此之外,幾乎沒有人知道:真崎航是怎樣從一個普通人,華麗變身如今聲名顯赫,萬人矚目的明星呢?


  2011年7月刊的Badi(バディ,知名日本同志刊物)雜誌,專門為真崎航出版了專刊。在這期雜誌中,發佈了日本攝影師為真崎航拍攝的一組內斂,深沉的黑白人物攝影,並配發了真崎航的自述,詳細,坦白地介紹了這個男人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,以及他走上演藝明星道路的曲折故事。今天,我特別將這組寫真,以及他在雜誌中的自述(中文)發佈出來——關於真崎航的一切。


真崎航自述:
航-KOH-
172/70/27
職業: G.V男優
興趣,特技(專長): 做家務,連續射精
攝影感想:
這次的平面攝影工作和我之前拍同志影片完全不同, 要從一張照片呈現出自我真的很難,也是我從以前到現在最不擅長的部分。不過, 這次的工作不僅愉快也收穫良多呢!

  真崎航黑白寫真
  從小時候開始我最喜歡的東西就是男人的屌了。因為我家就在溫泉街上,所以 幾乎沒事就去泡一泡。當時的我一看到大人的屌就興奮異常,還會跑上去撫摸把玩。當然,這樣見人就摸的舉動會被當事人斥責,但是有些人被摸了以後還真的變大了!



  從此以後, 附近的人就給我取了個外號叫”雞雞小真”。也就是因為如此,不管是父母還是周圍的人們都認為:“這孩子將來喜歡的一定是男人”。 所以,在我還沒有同志意識的時候,就在這種“算了,反正喜歡男人也沒大錯”的氛圍中長大了。

  第一次的性經驗啊?我想應該是在小學3年級的時候吧!……

當時找到了父親藏起來的錄影帶,結果看到了從來沒見過的外國人JJ。剛好,當時學校裡有一位年輕的美國人擔任外語指導老師,於是到他家玩的時候, 我拜託他給我看一下。


  剛開始當然是被拒絕了,但在我不斷苦苦哀求之下,他只好在我保證絕對不告訴別人之後脫下褲子。當時我實在太興奮了, 忍不住伸手去摸,於是 老師的雞雞也漸漸勃起變大——於是我也就順理成章地含住不放了。

  當時我也看了一些“色と情”刊物,知道應該要把雞雞放到肛門裡面, 然後就會很舒服~~~~

所以就和老師做了,這是我的第一次。


  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“性の愛”生活,把同學一個接一個全部吃掉了!



  起初就是互相吹一吹而已,但在我拼命到處吹的同時,也發現每個人有感覺的地方都不一樣,各種快感要素也不徑相同。為了深入瞭解不同個體的性樂趣, 我閱讀了大量的雜誌和錄影帶,快樂學習的同時也越來能體會性的快感了。

  當我在老家的書店看到PEANUTS雜誌的那一刻,人生就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那時我還在念初二,看到了上面新宿二丁目的情報之後,立刻興沖沖地從岩手縣,搭乘新幹線直奔目的地。

  
  當我在東京的公園坐下的那一刻,立刻聽到有人問“多少錢?”當時我完全不懂是什麼意思。直到做完之後, 對方塞給我一萬塊,我立刻覺得有長大成熟的感覺!

  在家裡,父母都還當我是小孩,雖然要什麼都會買給我,但是這可是我靠自己賺的第一筆收入啊!就在享受美味大餐的同時,我體會到了自食其力的快感。

  從此以後的每個週末,我騙父母說要去外婆家玩的時候,其實都是跑到二丁目釣冤大頭,用同樣的方法賺零用錢。


  之後的高中生涯我到外國留學,當然也免不了和一大堆外國人做愛。回國之後,我進了航空公司工作,當時錄取的是維修技師的職務, 但事實上我對機械方面完全不擅長啊 ……

  這個時候我已經考慮到出櫃的問題,所以必須要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,因此向公司提出乘務員的職務申請調動 (雜誌上有這個時期的照片,是奶油小生啊)。

  這時的我還在劄榥的大學就讀,於是我上午去上課,下午就到航空公司。暑假時才上國際線客艙服務,偶爾才會在札幌留宿。


  但是這樣的工作方式還是免不了成為公司整頓的頭號目標,到最後只好提出了辭呈。當時的我一心一意只想做飛機乘務員,所以 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有什麼事情可以做,也只有等大學畢業到時先上東京的打算。

  在東京期間,我在badi雜誌(就是發佈專刊的這本雜誌)的廣告欄裡,看到同志專賣店的征人廣告,然後我就開始思考要不要用身體來賺錢,後來就抱著先試試看的心情打了電話過去。

  面試之後,當天就開始工作了。 目前,我雖然已經沒有在中野新橋那家店工作了,但這的確是我接觸這個業界的開始。在同志專賣店我見識了各式各樣不同的客人,也讓我立志要從事跟性有關的事業。


  我對性的看法啊?……

  我認為性在各種情況下都應該存在。我看過很多很多的歐洲影片,真的覺得很厲害佩服不已,不時被特技體操般的體位和動作吸引入神。再回頭去看日本的片子,便覺得千篇一律無聊一看就膩。

 “如果是我來演的話……….”

  這樣的想法日復一日逐漸形成到難以抑遏。
  之後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,我和JAPAN PICTURES的工作人員連絡上,才有了演出的機會。然而實際演出之後,我發現得一個指示一個指示照著做,於是個人變成了一個被使用的道具, 自我的個性完全被抹殺!

  原來現實和想像有如此大的差距,完完全全是震撼教育啊!
  還好後來又拍了幾部片之後, 我才漸漸地把自我和鏡頭前的角色融合起來, 能夠捉住攝影機所要拍攝的氣氛配合扭動腰部, 拍攝前甚至會先詢問對手之前拍的作品和風格,再建議如果這次改變不同的方式拍攝是否可行。

  至此,我從一個懵懵懂懂的門外漢,轉變為一個完美配合的演員,也更加認定當一個職業級G.V男優的職志了。

  日本目前還認為在G.V中演出是件丟臉的事,所以往往扮演主攻的演員不是工作人員,就是要求把臉遮住才肯演。而扮演受方角色的主角,更是演一演就消失了。
 
  這種現象的形成原因當然很多,但是我希望做我自己,所以抬頭挺胸從事這個行業! 我要當一個職業級的G.V男優,不但是個動作激烈的主攻演員, 更希望創造自我風格。


  我要每個人都認得我的臉,我要做日本G.V界的代表演員!

  “在成*人電影中演出是件丟臉的事嗎? 丟臉的應該是演出時JJ起不來吧!我從事這個行業之後可一次都沒丟臉過,誰叫我是日本同性戀影業的代表明星——真崎航呢!?”


新聞來源:米站國際
http://www.ricetz.com/html/47/n-122147.html